合作伙伴

对于我们的酒庄而言,通过购买建立信任和合作也是一种传统。
今天,我们与来自南蒂罗尔州各地的约 80 多家葡萄种植合作伙伴密切交流并彼此信任。
在秋季和冬季,传统的山区牧民会将他们的牛、羊和驴带到山谷中的牧场,它们可以在我们的葡萄园中找到足够的食物。
合作联盟还大大丰富了我们酒庄的天堂餐厅获得有机认证的餐厅中的菜品。
为了保证持续供应新鲜蔬菜和水果,我们需要提前找到以生物动力法工作方式为我们生产时令食物的农民。

斯戴凡·彼得林 (STEFAN PETERLIN),来自卡尔特恩 (KALTERN)

“我们的关系十分平等。”斯戴凡这样描述与酒庄的关系,这种关系已经持续了近半个世纪。
“没有强势与弱势、强大的酒庄和被征服的供应商之类的差异。”他进一步解释说,“而是一种基于公开对话的平衡关系。
我目前无法在自己的农场中实践有机农业,这个事实也得到了尊重。”

约瑟夫·彼得林 (JOSEF PETERLIN),来自卡尔特恩 (KALTERN)

约瑟夫是四个女儿的父亲,也是沃格尔迈尔霍夫农庄 (Vogelmaierhof) 的主人。
他感到特别高兴的是,酒庄中的金黄穆斯卡特拉(亦称黄莫斯卡托,Goldmuskateller)单酿是以他家葡萄园的名字命名的。
由他父亲在约 50 年前发起的合作一直持续到今天。
他的大部分葡萄藤都按照传统的佩格尔种植方式排布,并且拥有卡尔特湖 (Kalterer See) 周围土地中的一片特殊土壤。

伊沃·帕尔马 (IVO PALMA),来自库尔塔奇 (KURTATSCH)

即使伊沃·帕尔马农场中的羊会时不时走丢,他还是坚定地将生物动力法劳作贯彻到底。
品质的飞跃式提升使他信服。
他的家人已经是酒庄的第三代合作伙伴了。
“我和妻子特别欣赏这种伙伴关系中的亲密氛围。”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强调说。

迈克尔·霍弗 (MICHAEL HOFER),来自维尔丁斯 (VERDINGS)

可以说,迈克尔的耕作生涯始于幼年。
他的祖父接管了农场,现在他是第三代经营者。
他在孩提时代就已经能帮家里做很多农活。
这位农民依然记得与酒庄酿酒大师路易斯·冯·德莱曼 (Luis von Dellemann) 以及阿洛瓦·洛嘉笛 (Alois Lageder) 的姐姐温德尔加德 (Wendelgard) 的长期合作。
从一开始,他就与酒庄建立了亲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赫伯特·弗拉森 (HERBERT FRASSEN),来自玛格丽德 (MARGREID)

今天,赫伯特与妻子玛吉特以及儿子亚历山大继承了父亲的遗产。
“我父亲健在的时候就已经把葡萄送到酒庄了,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合作关系。”这位农夫高兴地说。
今年以来,他还将面临全新挑战:在农场中实践有机农业。
“迈出这一步也是受到酒庄的鼓舞。”赫伯特证实道。

阿尔伯特·冯塔文 (ALBERT VONTAVON),来自泰斯 (TEIS)

大约十年前,阿尔伯特还在从事物流工作。
今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葡萄种植中。
他将自己的位于约海拔 900 米的葡萄园改造成为有机农场,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我特别自豪的是,2016 年的收成也获得了有机认证。
即使一开始有人嘲笑我的项目,但我从不怀疑这是面向未来的农业方式。
我确信葡萄酒酿造始于葡萄园,并不能单纯依靠酿酒大师的经验和技术。
能够作为供应商参与生产过程,我十分珍惜这样的合作。”这位农场主强调说。

施密德家族 (FAMILIE SCHMID),来自萨鲁恩 (SALURN)

“将葡萄送到酒庄,我们已经这样做了近 40 年。”农民布鲁诺回忆道。
“对我来说,这从一开始就是平等互利的关系,我将我们的合作看作是一种共生:我需要酒庄,酒庄也需要我。
就像一条链条上,每个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才坚固耐用。”布鲁诺高兴地说道。

动物养殖合作伙伴亚历山大·阿格勒 (ALEXANDER AGETHLE),来自施莱斯 (SCHLEIS)

“通过将牛融入到生物动力法农场的有机系统中,我们为家畜提供一年 365 天在户外度过的独特生活。
通过这个工作联盟,我们还解决了养牛场经常面临的饲料短缺问题。”来自恩格尔霍恩奶酪厂的亚历山大说。
“首先,我将与酒庄的合作视为一种宝贵的个人经验。
由于洛嘉笛家族遵循生物动力法农业中对自然谦逊恭敬的态度和返璞归真的方式,我也为自己和奶酪厂实践了这种前所未见的农业模式。”

蔬菜合作伙伴亚历山德拉·施威格 (ALEXANDRA SCHWEIGGL),来自芬伯格 (FENNBERG)

亚历山德拉和她的伙伴们在海拔 1000 米左右的地区实践遵循生物动力法原则的蔬菜种植。
她的农庄和酒庄接受了德米特 (Demeter) 认证,这无疑是维系伙伴关系的一条重要纽带。
桃源餐厅每周都会向亚历山德拉购买新鲜的时令蔬菜,并根据气候时令设计菜单。